快捷搜索:

红颜一尽薄情郎,梨花带雨为谁伤?

好久
你模糊的背影还在我心里
那一身素装
长发飘飘的你
还依稀存在多么渴望时间久一点
久到我能够忘记你为止我们之间只是个美丽的梦
一个时间的恩赐
而不会再承袭下去
因为
梦醒
曲终

——题记

零度的爱恋
思念
只化作漫天烟火
随风而逝
我亦随风而亡

空城中
苍老了谁的等待?棋盘下
多了几世纠纷?苦茶中
又是谁在蹉跎?俯首静听一曲琴音
苦涩的音韵
不知为何
并无丝毫心凉的认为弹琴的人早已不在
又是谁
奏出一绝世佳曲如今
那美好的国度已经破碎
那棋盘也是残局
茶杯内已空突然发觉
在美好的事物
也会随着时间破碎独望远方
看你模糊背影
不再追上你
宁把这入骨的思念铺成满地殇

即使曲终人散
君可知我心依旧?我为等你闲谈煮茶
为等你血染江山
为等你
梦断千年怎奈你我有情无缘
就此别过

君可知
我心依旧;君可知
我还在原地等候;君可知
无心谈爱的我
思念早已入骨

孤行于人尘寰
淹没在尘寰的尘嚣
见过太多太多的沧桑
每一次都无奈说“你我无缘
就此别过
不要太过留恋沿途的风景
放下吧”而这不是自我慰藉又是什么呢?我亦可悠闲过命运的扳连
虽难飘逸
却不在意

提笔成思
落笔成殇
墨染纸上
独自埋葬千年的记忆
即使再度相见
也不再作出任何反应你我都变了
时间改变了你我
即使我们记忆照旧一样的
也没能阻挡时间的脚步醉饮尘凡
波折潦倒生平
看世态炎凉
再无留念

红颜一尽薄情郎
梨花带雨为谁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